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原创文学] 老茂带你走恒合

 
时间:2016-8-9 12:09 136 58132 | 复制链接 |

本帖最后由 茂子 于 2016-8-20 09:02 编辑

        几乎走遍了万州区境内大大小小的乡镇,有朋友问我:“万州区境内,你认为哪个乡镇最值得一游?”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他:“恒合!”

   能这样痛快地回答,基于我整整七天的徒步考察所得出的结论。

   恒河不仅是万州区唯一的少数民族之乡,还因为它海拔高,植被丰盈,气候适宜,已被许多前来纳凉避暑的人们所认可。但这只是其表,如果你愿意和我一样,以一种轻松的心态,用脚步去考量恒合,用心去领会恒合,你一定会得到更多的惊喜。

   我是在苏马荡与朋友小聚后,沿着谋道至恒合的简易公路徒步进入恒合的。其间经过箱子坪,道乐坝、前寒池、后寒池,然后到达恒河乡。之后,我下榻于恒合街上一农家乐,然后以此为据点,每天早出晚归,陆续寻访了恒合的十几个村子,足迹遍及全乡,寻访到大量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点。我还登上过鸿凤山巅,攀上过石桶寨顶,翻过过鹿鸣垭口,穿越过鹰嘴奇岩。

   恒合实乃是一个钟灵毓秀的风水宝地,土家人用勤劳的双手和智慧创造了自己独特而美丽的幸福家园。在惊叹于恒合众多的原生态景观同时,我的心还常常被那些至今遗存的人文景观所震撼,厚重的历史积淀更是令我流连忘返。

   在恒合的每一个清晨,当山野里还泛着朦胧雾色,我便开始踏上了寻古访幽的征程。吸吮着泥土的芬芳,漫步在青山绿水相伴着的山野里,心情是那样的畅快,浑身是那样的有劲;中午时分,烈日当头,我会选一处原始林区,在林荫下搭个吊床,休憩一会,补给食物水分,为下午的觅古寻幽养精蓄锐;傍晚,踏着落日的余晖,带着满满的收获和惬意回到农家乐,喝上二两恒合包谷烧,在鹿鸣垭的松涛声中进入甜甜的梦乡。

    其实,这里的多数人还称呼着恒合原来的地名“凤仪”或者“老鸦(音:wa)塘”。因为,恒合场就坐落在鸿凤山下。这座酷似凤凰的大山连绵起伏,一年四季郁郁葱葱。山脚下,凤仪水库和关田坝水库如两颗翡翠镶嵌在崇山峻岭之中,碧波荡漾,水天茫茫。这里一直有着“有凤来仪”的美丽传说,后来因“恒合”“凤仪”两乡合并,名字就依了恒合。我曾私下里认为:恒合这地名,哪有“凤仪”有韵味?还有场镇边那座大水库,为何不随了老地名叫“凤仪湖”?却叫什么“关田坝水库”。想想近年正兴起的避暑房和乡村旅游热,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一定会为发展旅游经济增色不少。

   当我不知疲倦地行走在恒合崇山峻岭之时,心中早已觉得这不是简单的行走,而是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对浪漫诗意的回味,对返璞归真的向往。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竟妖娆。愿后面陆续贴出的文字和图片,让朋友们看到一个全方位,多角度的恒合,这是我的初衷。





发表于 2016-8-15 11: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这是利川县志名人中“余应登”的记载,内文所谓“中坝屯”即现在红焰墙,余氏应是屯军的后代,可惜历史不大可考了

余应登

余应登

点评

好久远的文献,如果对恒合要作深入研究,还真得查阅这类文献不可。 文献中的成化年,应是明朝的年号,距今四、五百年了。继续探究,超出了我想探究的范围.... 我的帖子,不是学术范围内的考古,是多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8-15 15:47

发表于 2016-8-11 16: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茂先生的帖子,看着真亲切,也艳羡不已。虽是故里,脚程却短。已经拍过的地方中,相当惊艳,尤其是古墓。贡献一点我知道的相关文史知识:

1. 五星村民居,也即余氏故居,不管是大老爷还是余二老爷,这家人的故事,除了在当地人口口相传外,更多的还得寻诸于光绪版《利川县志》,余家祠堂在“红焰墙”(五星村山脚即是),清代属于利川县南坪汛(都亭里)十四保,余家一大姓也。此地还有“望仙洞”、“鹰嘴岩”之类的,望仙洞上曾经有过碧云庵。当然,最重要的古迹就是“解学城”(解学是解家始祖之一,所建的城为防土匪也。因为围墙是红的,此地才有了红焰墙的称呼)。可惜这些东东,基本上都找不到了;

2. 箱子坪、石桶寨、里坪和玉都坪,民国和清代都属于云阳县,许多具体的记载,可鉴于刘贞安先生编的那本《民国云阳县志》,当然,《嘉靖云阳县志》也有提及石桶寨。箱子坪在县志上叫“相思坪”,当属“磁洞甲”,石桶寨属于石桶甲,玉都坪属于“谷庄甲”,里坪就是“里坪甲”。此几处,您走的几处,其实都是非常重要的历史处所,
    1)里坪是蒲家祠堂所在地(另一个祠堂在蒲家沟),蒲家在清代,是云阳县江南第一富豪,祖屋那还有个黄金洞之类的传说;石桶寨附近的扶家祠堂和扶家墓也曾是望族,
    2)扶家是靠军功立世的,他们的墓上,应该还有封号之类的;
    3)三元场太平桥,三元场本来就是蒲家、扶家和张家三家人共建的川鄂边境小场,桥和碑,大约说的也是这三姓立场的事情吧?
    4)狮子坝附近有“静庵洞”,也是一大传说所在地;
    5)殷氏民居,或为入蜀时“三姓祠”所在地
    6)至于石桶寨本身,因为这地方曾经是汉人与土司对峙的位置,跟对面船头寨上的支罗垌应该打了不少仗吧?

3.重庆出版社出版的民国时期的《万县志》草稿中,关于鸿凤山的艺文记载不少,不妨找来看看。万州区图书馆藏《民国万县志》也有相关记载。

很羡慕您走了这么多地方,有机会的话,碑文、帖文、字库塔什么的,如果都做一份拓片,更是功德无量了。另外,不知道枫木村的王家大院还有没有,凉桥、白果树之类的还有没有,那才是传奇所在

点评

朋友的留言说“余家祠堂在“红焰墙”(五星村山脚即是)”,但我在恒合农家乐和老板闲聊,他说“余家祠堂在凤仪街上,解放后充公作了粮站,就是后来的凤仪粮站,于2000年前后拆除。不知哪个信息可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8-12 16:10
我乃万州城里土生土长一退休老人,来恒合只是为了歇凉,但喜好徒步,喜好寻古探幽。一个星期的时间,要游完寻遍恒合的山山水水是不可能的。但仅凭我走过的地方,我还是被恒合的大量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所吸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8-11 16:45

发表于 2016-8-11 06:38:1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恒合石坪村扶家坝扶氏墓群图片选: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发表于 2016-8-11 06: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恒合箱子村道乐坝方氏古墓群图片选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发表于 2016-8-9 12: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茂子 于 2016-8-21 04:31 编辑

翻越鹿鸣垭



   鹿鸣垭,海拔1400多米,是恒合境内最的山峰,当地人又叫它“龙门垭”。

我是第一次攀登鹿鸣垭,还是一个人,已经很享受这样的独行。

   问好了上山的路,我穿过水库廊桥,沿着当地人说的“万步梯”拾级而上。时值盛夏,梯道上绝少行人,一路上,宛如进入原始森林,陪伴我的唯有叽喳的鸟鸣,苍翠的林木,还有自己发出的轻微喘息声。如此幽静的鹿鸣垭,踏在你平平仄仄的梯道上,犹如行吟一阕《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此时的我,步履轻盈得仿佛要飞了起来。

   很享受这样的踽踽独行,很享受这样一级一级地攀登,很享受这样一步一步地欣赏,很享受这样一步一景地凝望。


   这是一片还没有来得及打磨的原生态景观。一路上,除了人工铺就的粗糙石梯和一些“草木有意,烈火无情”,“火源不入山,森林才平安。”之类的防火警示标语,没有任何人文景观。这更好,更符合我返璞归真的心意。如果这山岭多了些亭台馆所,杜撰一些利益驱动而修建的所谓人文景观,也许我不会有这样的美感,也不会来第二次。

   万步梯开凿在鹿鸣垭的山体上,形成稳固的梯级,石阶被山风吹拂得干净如许。远处的山岚郁郁葱葱,一如多情的女子在天际向我抛着媚眼,吸引我大步流星向山巅行进。


约一个半小时,我便站在了鹿鸣垭的垭口上。此时太阳正冉冉升起,和暖的阳光散漫了鹿鸣垭,也洒满我的全身。


   据同治《万县志》记载:“鹿鸣垭 ,在大江南市郭里上七甲老鸦塘南十里,与湖北利川接界。危岩峭壁,险峻可守。咸丰十一年,绅民修隘卡,砌石高二丈,广八丈,内设营房三间”。

   而今,鹿鸣垭卡门虽毁,但遗址尚存。卡门内外,是两重天地,山那边就是湖北界。山下隶属的谋道兴隆场,更远处的是普子山。兴隆场在我眼里是那么小,隐于山脚的绿林中,远处的普子山,躲藏在云海,充满了诱惑。


我想:如果能将鹿鸣垭的卡门关隘修复,为恒合的旅游经济必添一道胜算。

   是的,我毫不犹豫地翻过了鹿鸣垭。那下山之路可谓险峻无比,峭壁上开凿的山路只尺许,且有多处断裂,那石骨子山路,又遛又滑,许多地方只能手脚并用。整个下山之路,行之心畏,望之胆寒。下山两个多小时,不见人烟。山那边的故事,只因此篇专为恒合的鹿鸣垭而作,故不多叙。


发表于 2016-8-9 12: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茂子 于 2016-8-9 12:27 编辑

翻越鹿鸣垭图片:
psb.jpg
鹿鸣垭


psb.jpg
凤仪水库远眺鹿鸣垭

psb.jpg

鹿鸣垭的万步梯


psb.jpg

psb.jpg

psb.jpg

鹿鸣垭卡门遗址


psb.jpg

psb.jpg
卡门外,是湖北境内







发表于 2016-8-9 13:20:39 |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等你带上咱们,天凉去走一段无人工痕迹,可泳的地方。谢谢茂哥,笔耕不辍。

点评

义不容辞,责无旁贷。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8-9 19:41

发表于 2016-8-9 14:27:3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茂子 于 2016-8-9 20:58 编辑

鸿凤山小记
         


   鸿凤山,凤仪场边一座不太高的山。整个山体峰峦起伏,叠嶂苍翠,形如一只翩翩起舞的凤凰,山沿一块裸露的岩石又如它的嘴壳,因而当地人给他起了个雅名叫“鸿凤山”。

  
   这是一座郁葱得让人垂涎的山。

   清晨,一个人从镇上出发,穿过关田坝水库,登上万步梯,开始静静地游赏恒河的这一佳丽。

   我沿着万步梯拾级而上。值盛夏时节,人们纷纷躲进家中以逃避如火的骄阳,即使海拔1100米的恒合,人们也大都蜷曲在避暑房。这样的天温,万步梯上少有人游,这合乎我的心意,还巴不得秀山独占呢。

   万步梯上,因漫山浓荫的遮蔽,
台阶湿润而净洁,空气滋润而清香。我沿着石阶一级一级逍遥而上,满眼秀色扑面而来,令人陶醉。于是,一首打油诗脱口而来:绿萝纷葳蕤,林木呈安详野花争烂漫,松柏秀挺拔。


    面对如此清爽之地,即使不会写诗,你也会情不自禁胡诌几句。

    到万步梯卡门,我不禁哑然失笑。这卡门,不知请了谁来设计,有点搞笑,这里我不过多评说,贴上图让观者自赏。

   蜿蜒上行数百步,见前面香雾袅绕。原来在当年被毁弃的青云寺遗址上,一农人搭起一座陋庙,收点“卫生费”之类,居然也能引得不少人来。据说每遇节假日,这里还会出现香客漫山的盛况。我想:如果当地政府能花点银子,将古刹恢复,鸿凤山又会是怎样的?


   悠哉遥哉,我一路舒畅登上了栖凤亭。

   极目远眺,远山近水皆美似丹青,靓如画卷。

   山脚下,二湖环涌,碧波荡漾;四围里,山峦起伏,郁郁葱葱。鸿凤山实为恒合山气脉气之精灵也。山虽小,也无多少历史、也无多少故事、也无多少庙宇楼阁,但能让人休闲娱乐、观光赏景、净化心灵足矣。

   下得山来,
回首仰望,仿佛又见那只来仪的凤凰。它站立山巅,俯览着万州这个边陲小镇.....






点评

鸿凤山上的凤凰塑像; [attachimg]863571[/attachimg]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12 21:22

发表于 2016-8-9 14:40:0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茂子 于 2016-8-9 15:47 编辑

鸿凤山图片:


psb.jpg
鸿凤山远景


psb.jpg

psb.jpg
传说中的万步梯


psb.jpg
万步梯卡门

psb.jpg


psb.jpg

DSC_0059.jpg 贴一张傍晚的关田坝水库照片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发表于 2016-8-9 15: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恒合土家族乡的老院落


   恒合土家族乡至今遗存有不少老院落,这些历经沧桑的老院落在修建时大都经过风水先生的指点,它们背依青山,面向朝阳,厅堂开阔,青瓦层叠,融合了渝东一带汉族和土家族民间古建筑的特点。成了当地土家人遮风避雨、享受天伦之乐的居所,也是他们心灵的归宿之地。

  这种院落有几大特色:其一是居家和谐,院落正中堂屋为专门祭祖,供有祖先的牌位。其二、土家民居院落中都有居中天井,院落四周依靠天井折射光线,能够让家中一家老小倍感温馨、柔和。其三、建筑布局严谨,同时尊卑分明,建筑有着浓郁的传统风格。以上几个特点,在下面将介绍的几座大院得到显著的呈现。

   这类大院,有的已被文物部门挂牌关注,但没有得到切实的保护;有的已几易其主;有的因院落整体过于庞大,众多住户在维修方面相互推诿,造成局部破损;有的因交通不便,院中主人已搬迁出外,院落破败不堪。


   由于历史的原因,这类大院大都曾经演绎过一幕幕令人唏嘘的悲喜往事,是一本厚厚的书,里面有许多值得咀嚼的故事。

    这类大院,当以余仲翘大院、冒水井大院、殷良雄大院、柏林塝张家大院为典型代表。





发表于 2016-8-9 15: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茂子 于 2016-8-10 09:25 编辑

                        余仲翘大院


    余仲翘大院位于恒合乡五星村五组,建于民国十八年(1929),占地1190平米,土木结构,两楼一底,是恒合土家乡老院落中建筑风格最为突出的代表。

   余仲翘大院的建筑主体建筑由大门、过厅、院坝、前中后三堂、东西厢房所组成。余氏大院既有浓郁的土家民居风格,也不乏创新,三楼前后还带有回环走廊,几大梁柱配以镂空木雕花架衬托,这种回廊式楼房就在土家民居中极为少见。

   余仲翘大院的门厅有题刻及楹联,可惜在某个时期被人为损毁。但仔细辨别,依稀能看出是大院主人在民国十八年(1929)时的亲笔题刻。门楣上是楷书“仲甲村”,楹联为“山水有情灵钟秀毓,国家无事物阜民康”。这样正能量的联句,只因主人的原因而无辜遭殃。


值得庆幸的是,在大院内大天井走廊石壁,还有保存完好的《朱子治家格言》石刻全文。全文以颜体楷书阴刻在四块各长达4米多的整块青石上,恭敬而规整,让我叹为观止。余仲翘大院内的石刻能够躲过那场劫难,据说是有人实不忍看圣贤被人糟蹋,用了泥土涂抹遮挡才敷衍过去。而今抹去泥土,刻石重建天光,实乃万幸。

   在余仲翘大院,访得两口整石大缸,恐二三十挑水才能装满,一口缸壁镌刻“一九四一年仲甲村造”字样。可能因石缸太大,终于没有被文物贩子囊刮而去。

   据当地村民介绍,仲甲村为余仲翘先生为其大姨太太所修造,耗时达五年之久。一代豪宅,最终在那个年代被打富济了贫,这位被当地人称之为“余二老爷”的乡绅,自然也是噩运难逃。

   大院当年分给几十户农户后,内外被改造的面目全非。而今,大院前厅围墙已经坍塌,院内破败不堪,已无一人居住。长此以往,大院将不复存在。

   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我专门去了余氏家族墓地,那是余氏后人在祖辈墓地遗址上重新垒砌的新坟。一字排开着的是余仲翘、余仲翘的父和他的爷爷。余氏家族在当地是名门望族,可以想象,富甲一方的余氏家族墓地,在当年应是何等的气派。但命运多舛,物是人非。后人们只能在被毁弃的祖坟遗址砌上一简陋的新茔,以吊哀思,令人不胜唏嘘。

   仔细看过余氏墓地新立的墓碑,余仲翘的确是读书人,毕业于武昌高等师范,有理学士职称;余的父亲据说曾任利川县长,政声颇佳,在1921年率领乡民剿灭利川神兵中阵亡,民国政府还为其在恒合水口寺立有巨大石雕像。村民告诉我,余老先生的石雕塑像是“头戴博士帽,手柱文明棍,双目炯炯,一副绅士装扮。只可惜雕像也在那个年代被毁。余的爷爷,从墓碑楹联分析,也是教师出生,耕读传家。

   余仲翘大院,余氏家族是一本书,需要慢慢去咀嚼才能读懂。





发表于 2016-8-9 15: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茂子 于 2016-8-10 14:28 编辑

余仲翘大院图片:

psb.jpg
psb.jpg
psb.jpg
DSC_0018_看图王_看图王.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发表于 2016-8-9 17: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茂子 发表于 2016-8-9 15:46
唉,即使你对敏感词语字斟句酌,还是难逃审核....

深有同感。
恒合倒真象世外桃源。这个地名好像听过,是原龙驹或白土?

点评

谢巴郎兄览帖! 恒合土家族乡位于重庆市万州区东部,东接普子乡、白土镇,南邻湖北省利川市谋道镇,西与龙驹镇、北与梨树乡接壤,距万州主城区72公里。 有机会老茂带你走进恒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8-9 19:46

发表于 2016-8-9 19: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茂子 于 2016-8-10 14:38 编辑


冒水井大院



   冒水井大院,因为大院后墙有一口大水井而得名。

   冒水井大院位于恒合恒合乡五星村三组,建成于民国三十八年(1949),是余仲翘先生为其二姨太太所修建,余先生当年在门楣为其亲笔题写了“仲元村”三字。

   仔细游览了仲元村,其规模,构架、形制,与仲甲村无二,让人觉得余二老爷对两房姨太太都是一视同仁,平等对待。都是土木结构,都是两楼一底,都是青瓦屋面,都有高大气派的门厅,都有《朱子治家格言》石刻。就连名字,也取了“仲元村”。“元”者,头、首、始、大之意也,与“甲”无二。仲甲村、仲元村,平起平坐的两个大院,彰显了余二老爷的气度和学问。

   走进冒水井大院,最令人唏嘘的是在大院天井走廊石壁上的《朱子治家格言》石刻。不看则已,一看令人气炸心肺。

   本来,《朱子治家格言》是以楷、行、隶、篆四种字体分别刻在四块整体青石上,却又是那个时期,生产队长安排一石匠逐字逐句将其敲碎打烂。从仅存的少数字迹来看,原迹的书法功力非同小可。那楷书也似颜体,厚重大气;那行书龙飞凤舞,酣畅淋漓;那隶书颇得汉隶精髓,神逸隽永;那篆书为铁线篆,银钩铁画,笔力千钧。

   面对满目疮痍的《朱子治家格言》石刻,我在痛骂当年敲烂石刻之人时,恰好石匠的儿子来到现场。他也只能嗫喏的回答,那个年头,我老汉也只执行任务而已......

   在冒水井大院,我见到了余仲翘先生的最小儿子--余宗彪老人。

   这位老人而今居住在大院外自己修建的房屋里,偌大的仲元村早已没有他们一家的一席之地。这位已近70的老人有着一脸的朴实,精干的身躯我想一定是从小在农田劳作的结果。早年的家庭变故,让他从小不仅没有享受过父亲的庇荫,反而惨遭连累。庆幸的是,岁月的磨砺,这位老人而今已将一切看得云淡风轻。他说:他儿子已近在恒合街上为他购买了商品房,等过几年不能再干活了,就到镇上颐养天年,我在这里为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祝福。

   余仲翘大院和冒水井大院(仲甲村和仲元村),恒合要发展乡村旅游,这是拿得出手的两张名片。但如果不加以保护,不出几年,这两座满载历史故事的大院将只会徒剩一片废墟,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于 2016-8-9 19: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茂子 于 2016-8-10 14:56 编辑

冒水井大院图片:
   
psb.jpg
冒水井大院内外

psb.jpg

psb.jpg

传说中的冒水井

psb.jpg
被破坏的朱子治家格言石刻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发表于 2016-8-9 19: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茂子 于 2016-8-9 19:32 编辑

柏林塝张家大院


   柏林塝张家大院位于恒合乡恒心村四组,大院当年的主人姓张,又因大院周围当年柏树成林,小地名叫“柏林塝”,我姑且将这大院称之为--柏林塝张家大院

   柏林塝张家大院建于民国时期,三合院式,占地约500平米,主体建筑由院坝、正堂、东西厢房所组成,土木结构,青瓦屋面,一楼一底,有房屋数十间,属乡绅大院。


  
大院内大天井走廊,两边各有整块青石栏杆,但没有题刻。两边厢房二楼建有走廊,其端庄工整的木栏杆保存完好。有几间房屋,还残存有精美的雕花窗户。

   在院外,有一口水塘,几只鹅鸭正在里面戏水,水塘旁边院墙上方,有彩墨书写的一个硕大的“鹅”字。鹅字两旁,彩墨画出了一副楹联,书着“神仙有洞人难见,山水当轩水转奇”。

   村民告诉我,以前的主人很是风雅,他在水塘中央还建了亭阁,常常在亭阁里品茶、养神、看鸭儿戏水。只是改朝换代后,那亭阁分给了一家农民。那年头,是个捏紧裤带干活的年头,农民便拆掉了亭阁作了他用。此情此景,村民说的这些我全信。

  柏林塝张家大院为研究渝东一带民间建筑提供了实物依据,值得一览。


发表于 2016-8-9 19: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茂子 于 2016-8-9 19:39 编辑

柏林塝张家大院图片: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psb.jpg

发表于 2016-8-9 19: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青稞 发表于 2016-8-9 13:20
等你带上咱们,天凉去走一段无人工痕迹,可泳的地方。谢谢茂哥,笔耕不辍。

义不容辞,责无旁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136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