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北京知青眼中的万州人

 
时间:2016-12-27 17:57 2538 21454 | 复制链接 | 打印 |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本帖最后由 飞鸟 于 2016-12-28 13:03 编辑

知青文化,特殊的岁月,留下了一代人难以忘怀的经历。虽是普通人,但在历史的长河中也有她靓丽的一页。曾经的北大荒,引来艺术家们塑造了众多的艺术经典。万州与北大荒虽远隔千里,在开垦北大荒这片黑土地上也留下了我们万州人的足迹。


                   北京知青眼中的万州人
              ——鲁汉柱在北大荒

《我和田景常》的博文引来了不少网友评论,打开一看,其中有鲁汉柱的女儿留言,说她的父亲母亲经常提起大潘和小潘。并告诉我:她的父亲看了我的文章后很是兴奋。
大千世界,互网把距离拉动为零。激情燃烧的岁月,又仿佛回到了眼前:“北大荒 老鲁 ”,在脑海中闪烁跳动。老鲁是我很敬重的人,也是大家敬重的老人家。
老鲁是八连的元老,也是组建八连的先遣队员之一。八连的第一口井就是他带领知青打的,吃水不忘挖井人。1969年我到八连时,老鲁是机务技术员,我在农机班很少接触他。1970年春老鲁带着赵波去迎春接来了八连的第一台“新铁牛”,引来很男女知青观看。那崭新彤红的车身着实招人喜爱,不少人爬上车去看看摸摸。对于我这个从小就喜欢汽车的人更是忍不住手心发痒,等别人走后,我迫不及待的爬上车去,坐上驾驶座手握方向盘,身体开始摇来颠去晃动,感觉那“铁牛”就在公路上奔跑,老鲁见状来到车前,对我笑嘻嘻地说,喜欢吧!我说很很喜欢,接下来我向他请教了驾驶“铁牛”的一堆问题,如何启动、驾驶、能跑多快,鲁技员一一详细解答,并看出我的心思:你是不是特想开“铁牛”呀,我说:你说点好话吧。老鲁认真地对我说;你年龄太小,:“铁牛”跑运输常是一个人出车,路途中会遇到很多事,你现在干不适合。机会常常是上帝赐给有心人的,没过多久,从13连调来一台破脱谷机,我和呼大公两位知青修理这台机器,从那时起我和鲁技术员开始有了近距离的接触。城里来的孩子没见过这玩意儿,老鲁从脱谷机的原理讲起到如何操作,进行了详细的讲解,我们从陌生到掌握维修,这段时间,老鲁功不可没,机务连副连长刘成运和老鲁安排每天的工作,并指导我们对脱谷机如何拆拆装装、敲敲打打,铆位入链,铆皮带卡子,刷来洗去。回想那时,我当时拆茎干筛曲拐轴轴承,打开轴承座,再往下我就不会了,老鲁站在一边告诉我,带锥形套轴承的拆装步骤,我从一个毛头小子开始了北大荒人的成长过程。
在学习检修过程中逐渐了解了鲁技术员,老鲁当年三十五六岁,中等身材偏瘦,宽前额深眼窝,大眼睛,鼻子嘴巴略大,因为他脸不大,五官大加上皮肤白,所以人显得精神、洋气,开口说话带着爽朗的笑声,严然像个小号版欧洲人,田景常一见到老鲁就喊:瓦西里,面包会有的,老鲁哈哈一笑。老鲁虽是知识份子,但一点架子没有,我们一起工作很快乐,坐下来休息时,抽上一支烟天南海北的聊天,他很健谈,爱好多涉猎广,诗词歌赋、文学政治,音乐艺术等;他走南闯北阅历丰富,听他侃一段收益匪浅,聊到兴致时,来段雄浑的男中音朗诵,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其气势之磅礴,好一派北国风光展现在眼前,美不胜收;音乐总是他放松自如的兴趣,洗星海光未然的作品更能调动他高亢激昂,一段《黄河大合唱》:我站在高山之巅,望黄河滚滚,奔向东南,金涛澎湃,掀起万丈狂澜、、、、、、浑厚激昂的男中音,在皑皑的北大荒的久久回旋,我们也就如醉如痴,兴奋的激情淹没了冰天雪地的北大荒。
一阵兴奋激昂之后,也淡淡地平静下来。北京上海,长城内外,风土人情,佳肴美食,都是我们无所不及的话题。老鲁十分眷念家乡,常常举头望月,与我们一起思乡叙情。老鲁出身于革命家庭,父亲、姑姑都是共产党员,高中毕业跨过鸭绿江,扛枪保家卫国,担任空军雷达兵,在抗美授朝战争中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并听从党的召唤先驱开垦北大荒,八一农大毕业后,分配到八五四农场技术科工作。文革期间,作为知识份子来到八连接受劳动锻炼,才和我们北京知青有缘相识。老鲁吃苦耐劳,艰苦奋斗。开春还寒,我们一起开着播种机,头顶呼呼的寒风迎着尘土飞扬,在一望无垠的北大荒播撒种籽;酷暑夏日,在火辣辣的骄阳下汗流夹北背地保养机车,金色的秋天,我们肩并肩地收割丰收的农粮,严寒冬天,我们挥舞搞头共同奋战在水利工地上,在共同劳动中相互鼓舞,一起快乐,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老鲁不仅技术好,劳动身先士卒,而且在大会上能言善讲。1970年我们八连新建的大食堂,有一大半用来做男生宿舍,年底总结大会就在这里召开,我印象最深的是老鲁在大会上的即兴发言,如何扎根北大荒,搞好八连的建设,讲得绘声绘色,犀利的语言,时而慷慨的陈词,时而娓娓道来。其声调像播音员一样,要不是略带四川口音,可以用字正腔圆形容,他的精采演讲引起我内心崇敬和仰视,四十多年过去了,至今仍成为不可磨灭的记忆。
不久,老鲁不经意地离开了八连,调回重庆万县工作。此时,师部准备提他任处长,但他思乡心切,还是执意回到生他养他的故乡。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互网把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小,距离不再遥远,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不再因历史的进程封尘起来,温磬的情感又得到了回忆和喜悦。在老鲁女儿牵线下,我与老鲁和胡婶通了电话,老鲁今年79岁,他是我们八五四农场学历最高的知识份子,是我在北大荒成长的良师和益友。当听到老鲁的那熟悉的声音时,脑海里即刻浮现出四十六年前老鲁的音容笑貌和身影,我的心情格外激动,说不完道不尽的话,千言万语:老鲁——师傅——北大荒。人海茫茫,相识有缘,特殊岁月,凝结了特殊的情怀。我代表我们全家衷心祝福老鲁和胡婶晚年幸福,天天开心,夕阳更靓!
(此文有删截)                               北京知青 潘季成撰文

2
发表于 2016-12-28 16:55:07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位于虎林市北约40公里的迎春镇,2015年仲夏骑行东北边疆时,与该农场擦肩而过。

3
发表于 2016-12-28 17:03:40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这是八五0农场:

















4
发表于 2016-12-28 17:06:48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也与八五六农场、兴凯湖农场擦肩而过。



5
发表于 2016-12-28 17:08:31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住虎林市完达山电力招待所



6
发表于 2016-12-28 17:10:07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出虎林市向虎头镇进发



7
发表于 2016-12-28 19:17:35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寻晚 发表于 2016-12-28 17:10
出虎林市向虎头镇进发

谢谢分享,鲁汉柱老先生万州人,今年79岁,但精神矍铄,他是美援朝的知识分子,集体转到北大荒去开垦农场,尔后与北青知青一起继续建设北大荒,后来调回万州工作。最近我受他之托发贴。

8
发表于 2016-12-28 19:20:43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谢谢寻晚提供图片,为有此经历的朋友们在怀念的程征上重游一次。呵呵。

9
发表于 2016-12-28 20:27:51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楼主好!请楼主代问鲁先生好!我也是知青,67年毕业于万州二中。我今年69岁,正好小鲁先生十岁。2015年单骑游东北,从旅顺最南端开始,至丹东后,基本沿鸭绿江、乌苏里江、黑龙江骑行,最后到漠河。沿途拍摄了不少大农场和知青纪念地的照片!

10
发表于 2016-12-28 21:22:10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2015仲夏 骑行东北边疆(节选):


      8:44到达瑷珲镇。瑷珲镇离黑河市区35公里,是《中俄瑷珲条约》的签订地。瑷珲为达斡尔语音译,翻译成汉语,就是“可畏”的意思。

11
发表于 2016-12-28 21:23:04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顺S311省道从南面进入瑷珲镇,最先经过的是瑷珲国家森林公园大门。说实话,这一路行来,见过了不少森林,对森林已产生了审美疲劳,咱还是飘过吧!


12
发表于 2016-12-28 21:24:24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接着前行,省道左侧,就是著名的知青博物馆,院子的大门上方则是“黑龙江省北大荒知青文化产业园区”。好家伙,都做成产业了。据2012年资料,产业园预计总投资6.8亿,年产值1.57亿,年利税6780万元。这也难怪,当年知青运动是大潮,现在市场经济也是大潮,北大荒知青,是中国知青的集中代表,以他们的名气做产业、做项目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13
发表于 2016-12-28 21:27:06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园内露天展品之一:知青号火车头。征集捐献为:老知青,X共黑龙江/省/委/副/书/记












14
发表于 2016-12-28 21:27:56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园内露天展品之一:75型东方红推土机。开此推土机的知青后来在商界成功,曾获“中国首富”称号,将此推土机买回赠给知青博物馆。



15
发表于 2016-12-28 21:28:38 | 只看该作者 | 举报
      园内露天展品之一:75型东方红推土机。开此推土机的知青后成为省轻工协会会长,将此推土机买回赠给知青博物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2538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