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发新帖

刺秦

时间:2018-1-18 18:16 1 2049 | 复制链接 |


   
    --前面只剩狰狞的蛇指引方向。
    生命,在宇宙洪荒里被淡忘。
    时间给永恒披上了蝶羽蝉衣。
    真实的告诉这世界美丽的谎言。
   
   
    刺秦
      
   
    我牵着马,或马牵着我。
    走过树林,归巢的鸦雀正咿咿呀呀的叫。秋天,夕阳下的落叶缤纷,像雨飘落,飘落在旧的落叶和新的鸟粪上。
    十几年的流浪生涯此时在我眼里也无非就像这落叶一般萧索、鸟粪一般猥亵。
    我叫荆轲,是卫国人。
    或者在别人眼里的荆轲和我自以为的荆轲在没有质壁分离的时代早已被强迫质壁分离。或者在别人眼里的万家生佛,根本就挽救不了永远只属于自己的一腔寂寥。这或者也是我回卫国的原因。
    卫国没有江南的绿窗朱户,没有冀北的大漠边城,但这里平静。
    一处竹林,一间茅屋。这是家。
    我卸了剑,拴了马,高渐离和盖聂就来了。渐离把我的马杀了,盖聂把我的剑拿去换酒,两人又合作把我的茅屋拆了一半,是为柴火。于是久别重逢、一番契阔、握手拍肩,酒醉饭饱,我便练起流氓拳,渐离击筑为拍,盖聂开始吹牛,歌曰:“三杯吐然诺,五岳或为轻。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是夜无话,在秋天的竹林里醉倒忘记了金戈铁马与热血头颅。
      
    醒来时,眼前恍惚站着一人,虎额龙隼。这人后面却跟着一群人,鲜衣怒马。
    我说:“你是谁?”那人说:“我叫燕丹子,是燕国太子。”
    “所为何事?”“找你刺杀秦王。”
    “为何不找别人?”“唯荆先生能刺秦王于剑下。”
    “我如不愿去呢?”“秦将白起领兵已临燕都,你两个朋友也正被我请往燕都。”
    我正考虑两者有何关联,燕丹子接着说:“城破、屠城,你朋友也必死。”我淡淡的看了燕丹子一眼,说:“那走吧!先去燕都。”
    燕丹子马上给我找来马和剑。我跟着他们,又走过那片树林,回头看时,夕阳依旧,落叶却少了,秋分明已深。
    在燕都,住太子府邸。
    燕丹子绝不让我见渐离和盖聂,却有意无意间让我认识了燕国公主。
    公主叫蓝玉。刚见她时,她只定定看了我两眼甜甜对我一笑,明眸善睐、笑语晏晏。我眼前登时一亮,头脑一片空白,青天碧海、高山流水、轻风徐来、美人鱼唱歌.....
    之后的日子,我整天想缠着蓝玉,燕丹子整天想缠着我。于是除了睡觉,我们三个人一般都会呆在一起。偶尔一两次,燕丹子也会提起渐离和盖聂,我便也知道他们在燕国都受到不错的待遇。只是无论如何我心里还是提不起刺杀秦王的兴趣,或者也因为我只是把刺秦当成一种兴趣,所以总觉得此行实属兴味索然,倒不如看有没机会救出两个朋友,只是此时叫我离开蓝玉却又是不肯的。燕丹子似乎也不急,因为听说白起领兵只是经过燕都,其实想去打赵国。
    接下来一段时间,燕丹子四处奔走,筹备刺秦事宜,我得以和蓝玉单独呆在一起。
    蓝玉跟我渐渐已是无话不说,我们有时甚至会从古惑仔、卡班尼说到七匹狼、班尼路,再说到佐丹奴、波比尼.....。偶尔心情好了,抛开刺秦的阴影,我也会跟蓝玉说些笑话。一般她都是静静的听我讲,再静静的笑,她的静竟是不食人间烟火善良可人的美,让我不由不相信她跟燕丹子关于刺秦是毫无关联的。但有一次玩笑似乎开得重了点,我说:“蓝玉呵,你穿裙子是不怎么好看,可是我喜欢看你穿短一点的裙子。”说完我色色的笑,蓝玉却嘟着嘴生气了,她红着脸说:“你怎么能这样.....”话还没说完便拂袖走了。很久以后,我才想到猪八戒当年调戏嫦娥,嫦娥拂袖而去的样子也是这样的。
    如此说说笑笑,冬天已穿着灰色袍子朐偻着身躯在温温软软的老酒味道里走过。燕丹子终于也急了,因为入冬以来,易水快要结冻。至于我,还是觉得刺不刺秦都未尝不可,即使依然提不起兴趣。但我兀自在想着:“若去,我大概将永远离开我最好的朋友和最喜欢的女人;若不去,我也将永远不能确确实实得到我最需要得到的这一切。这样的结局大致没什么区别,虽然在某些方面我觉得对我自己的根本利益而言这两种选择都并非是很地道的 。而我似乎也能猜测到燕丹子刺杀秦王的动机所在。我们这一代的人不都在想尽办法成名吗?一个谋划刺杀秦王的人该是怎样受到今人的崇拜和后人的景仰的啊!然而这些到底也只是想想北京看白癜风医院哪个最好就罢了,我终将趁着易水未冻,动身去秦国的。
    易水萧萧,当我站在去秦国的船上时,燕丹子拿来了渐离和盖聂的手讯,我苦笑着读完,他们毕竟也知道燕丹子对我的图谋,而竟劝我莫管他们的安全自谋脱身,然而这行吗?我把手讯揉烂丢在冰冷的水里,若是可以这样子的话,人还要所谓的朋友何用?
    船快开动时,蓝玉也来送青海白癜风医院我,她的样子还是那样安静,只是她的安静却更让我心痛,她的清澈的眼眸竟象是最遥远最忧伤的星星。挥一挥手,船离岸终于渐行渐远。“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吟罢,我几乎忍不住要抛开一切带着她走.....
      
    秦国到了。这里的冬天跟燕国的并无两样,这里的人跟燕国的也无不同北京白癜风医院。我走在街道上,想着自己将去刺杀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我找不到一定要杀他的理由。燕灭秦也好,秦灭燕也好,一切的征战和杀戮都与我无关。权力跟暴力本质上一致。是冠冕堂皇的理由也好,是卑鄙无耻的想法也好,我只要我的朋友、我的女人,还有我生命里那半间茅屋一片竹林。我为这些而来秦国,我来秦国便将永远离开这些。
    生命本就矛盾得让人想要吐,一吐为快!
    船行到秦国都城,我找了客栈住下,花了三天功夫,勘察地形,寻找门路,一切准备好后,荐见人便带我去见秦王。
    此时,雪开始纷纷扬扬地下。城都里,两旁岳峙山停般的禁军用身体指引路的方向,路的尽头是秦王的宫殿。
    我终于见了秦王。秦王高高坐在王座上,除了装束冠冕堂皇外,在我眼里,秦王跟普通百姓并无两样。但我必须跪下,在离秦王大概十米处。侍卫把我呈上去的秦叛将攀于期的头颅拿给秦王验正。秦王问道:“荆先生,可把赵国地图带来?”我说:“愿亲手献地图与大王。秦王迟疑片刻答应。在我走近离秦王一米处,他便叫我把地图掀开。
    我缓缓推动卷轴,让秦王大概确定那是赵国地图。随着地图一点、一点展开,殿里鸦雀无声,秦王更仔细的端详。我的心却反而平静得出奇。灵魂似乎已不在躯体,而是站在一边冷峻地看,并嬉笑不已。
    图已快接近尾轴。我左手猛一拉卷轴,右手松开卷柄,疾拿藏在轴端的鱼肠剑。化一道电光纵身刺向秦王,秦王不及闪,伸手一挡,血飞溅。我顺手刺向秦王胸口。他退了一步,侍卫挡了过来,一个侍卫应剑而倒,我踩着他的躯体而过,其他侍卫在后面追,秦王已拔剑在手,剑与剑猛烈交击,在火光闪烁中我奋起一剑刺中秦王胸口要害。血大量流出,灿若桃花。紧随我身后的侍卫也有人刺中我的脊背,我没有回头,向后挥剑把侍卫逼退,顺势按住秦王肩膀,两个人翻滚在地上,我知道只需补上一剑,我的使命便将完成.....但背部的疼痛和眼前的鲜血灼伤了我混乱的思维。--一剑刺下,秦王将归于寂寥,没有朋友、没有女人,而甚至连寂寥都不复存在了。这可怜的生命在完全失去抵抗能力的时候,无谓挣扎在死亡边界线上,听任另一生命的裁决,而这裁决者却在血与痛的边缘清楚地知道不管怎样的裁决对自己都毫无意义。
    时间--悄悄--凝固,侍卫不敢上前。我默默地想着渐离、盖聂、蓝玉,不管我的剑刺下与否,我都将远离他们。
    杀?不杀?.....
    生命,在空气里迟滞地搅拌着宫殿里黑暗中漂浮的尘埃 ,颤抖.....
      
      
      
      
   
     
发表于 2018-1-19 13:05:41 |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代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1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