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发新帖

[文学馆] 剽悍生猛,现代女文青功力倒退了

时间:2018-3-3 19:08 0 2231 | 复制链接 |
本文2696字,读完大约需要6分钟
时间倒退100年,“不要招惹女文青”大概早就是文化圈的共识。
因为一个不小心,你可能就被扣上渣男的帽子,永无翻身之日。比如张爱玲,和胡兰成分手后给对方寄去一笔钱和一封分手信,于是全世界都知道了胡兰成的出轨劣迹。

甚至一个不小心,你还可能被暴露一些不可描述的私事。比如丁玲,她在写给冯雪峰的表白里说:“我常常想你,我常常感到不够,在和也频的许多接吻中,我常常想着要有一个是你的就好了。我常常想能再睡在你怀里一次,你的手放在我心上。”。
1.
丁玲女士的感情世界,是充满爱恨、激情洋溢的。她的勇敢和狂野,任10个“张扬我爱你”女主角都比不上。
有人说她多情“爱折腾”,有人却羡慕她的洒脱和敢爱敢恨。她的《不算情书》,文采斐然中透着生猛,我一个也算见识了不少肉麻琼瑶剧台词的电视剧10级爱好者,也看得老鹿乱撞、三观重塑,句句都是教科书级别的撩汉指南——“你不难想着我的过去,我曾有过的疯狂,你想,我的眼睛,我不肯失去一个时间不望你,我的手,我一得机会我就要放在你的掌握中,我的接吻……我想过,我想过(我到现在才不愿骗自己说出老实话)同你到上海去,我想过同你到日本去。我做过那样的幻想。假使不是也频我一定走了。”
wq.jpg
她最有名的一段感情中,牵扯到两个男人,一个是始终默默守候在她身边的胡也频,一个就是她“最怀念的”冯雪峰。
1924年,20岁的丁玲来到北平后,认识了小自己1岁的胡也频。这个坚强独立、有想法、有行动力的女作家,让胡也频对她一见钟情,穷追不舍,两个人最后同居了。一开始,生活是平静美好的,他们一起办杂志,交流文学,还想一起去日本留学,于是托朋友找到北大学日文的冯雪峰帮忙补习。偏偏跟冯雪峰的相遇,让丁玲打破了自己原有的计划。这个性格沉稳、帅气有才的诗人,让丁玲在朝夕相处间萌动了爱慕之心。她后来评价冯雪峰,“我只追过一个男人,只有这个男人燃烧过我的心,使我起一些狂炽的欲念。”
就像曾经追逐她的胡也频一样,她也做了一件轰轰烈烈的事,为了挽回离开的冯雪峰,一个人追到上海。胡也频后来也去了,这场你追我赶的结果是,三个人最终决定去杭州,在西湖畔租一个房子同住,每天写诗、作文,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理。
这件事在文艺圈炸开了锅,很多人把他们视为三角关系的笑话,丁玲不怕,她一向如此大胆坦率。

丁玲和胡也频
再后来,胡也频退出了同居,他无法忍受眼看着自己爱的人,同时爱着别人。冯雪峰也走了,原因不明,只知道丁玲后来写信质问过他“你为什么在那时不更爱我一点,为什么不想获得我?”。可这封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胡也频又回到丁玲身边,兜兜转转又绕回原点,冯雪峰成为丁玲心口的朱砂痣,她用了自己之后的全部人生来怀念他。后来,她写了著名的《不算情书》给冯雪峰,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寄出,她在信里写“然而对于你,真真是追求,真有过宁肯失去一切而只要听到你一句话,就是说'我爱你'”,可此时的冯雪峰,已经成为了别人的丈夫。

得不到的才会耿耿于怀,就像丁玲之于胡也频,就像冯雪峰之于丁玲。至于冯雪峰,他好像一直在躲在逃,他只敢悄悄向朋友透露自己的心意,他说年纪大了才知道,当初第一次见到丁玲时的那种感觉,“是一种被俘虏的样子,一见就钟情的样子”。
2.
男性很怂的,这一点许广平深有感触。
她爱上的男人,是她的老师,鲁迅,穿老气的长衫,留老气的胡子,比她大17岁。
鲁迅老师情商低,年轻的时候就顾埋头读书了,没交过女朋友,家里给他安排了一门亲事,他不喜欢,结了婚就跑了,40岁还是孤身一人。许广平写信向他请教文学问题,鲁迅为了表示客气,一度在回信里称呼她为“广平兄”。

他们互相通信两年,聊教育、聊学生运动,有特别的情愫慢慢发芽。是许广平先动心的,鲁迅的谈吐和见识,让这个20几岁的少女仰慕不已。可惜少女的柔软,一开始没能打动钢铁直男的内心。
1926年,鲁迅前往厦门大学执教,许广平则回到故乡广州,分别两地后,思念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又是许广平先主动,她写信给他,在信里赤裸裸地表白“不自量也罢!不相当也罢!同类也罢!异类也罢!合法也罢,不合法也罢!这都与我们不相干。”鲁迅终于举手投降,回到上海后,两人就同居了。
许广平像一株新鲜的非洲菊,蓬勃、绚烂,又带着少女的含蓄,打破了鲁迅如死水般沉寂的感情生活。他偶尔出差的日子,她每天都忍不住要写信,甚至一天几封,她在信里跟爱人描述自己的迫切,“我寄你的信,总喜欢送到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绿色铁筒内,我总疑心那里是要慢一点的。”
沐浴在这样的甜蜜中,鲁迅才学会偶尔在回信里称呼许广平为“乖姑”、“小刺猬”,就再没有什么了。
3.
迷妹爱上偶像的故事常有,主动的、痴情的总是女方,可往往最后失望也还是女方。
鸳鸯蝴蝶派的作家徐枕亚,有一天在工作的报馆收到一沓书信。写信的女子叫刘沅颖,是清朝最后一个状元刘春霖的女儿,也是徐枕亚的忠实书迷。当时的徐枕亚,30多岁,已经有了代表作,鸳鸯蝴蝶派小说的鼻祖《玉梨魂》,明星公司把它拍成电影,徐枕亚也因此成为风光上海滩的名作家。

《玉梨魂》剧照
来自显赫家族的刘沅颖的信让徐枕亚大为感动,她在信里说自己看了《玉梨魂》,仰慕作者的才华,并希望能结为知己,文末还附有几首她写的小诗,期待自己偶像指教。
清秀的文字,热烈的表白,让徐枕亚十分动容,后来二人书信往来,徐枕亚还写过一句“却从蕊碎朱沈后,又遇花愁玉怨人。”心动之情溢于言表。不过这首诗还提到了一个人,徐枕亚的前妻蕊珠,年纪轻轻时就得病死了。
热恋的人哪还顾得了旧人,两人通信一段时间后,刘沅颖就带着徐枕亚回北平见父母了。一个草根出身的小说家,一个是名门闺秀,徐枕亚有点自卑,刘沅颖却并不在意,她坚定地望着他“只要你是徐枕亚”。
不出所料的是,刘沅颖的选择,果然遭到了父亲刘春霖的坚决反对。作为北方的名士,他一向看不起南方那些鸳鸯蝴蝶,状元府的千金,绝不可能嫁给一个写小说的杂家。

然而刘沅颖也不是什么温顺的女儿,情急之下,居然让她想出了一个很鸡贼的办法——让徐枕亚拜师名士樊云门,名义上是拜师,其实是找帮手。樊云门做过江宁布政使,喜好风雅,凭借一首长诗《彩云曲》名扬天下。有了樊云门主动牵头,刘春霖最终拗不过自己的女儿,终于答应了这门亲事。1924年秋天,36岁的徐枕亚和26岁的刘沅颖结为夫妻,状元小姐出嫁,成为当天各大报馆争夺的新闻头条。
可惜的是,这个爱情故事的后半段,剧情急转直下。徐枕亚因为写作上的不顺遂,自暴自弃,开始抽起了鸦片,这让曾经把丈夫视为偶像刘沅颖震惊之余,失望不已。徐枕亚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刘沅颖劝他,夫妻发生争执,次数慢慢多了起来,徐枕亚一怒之下回了南方,丝毫不顾妻子的挽留,哪怕后来刘沅颖诞下一个孩子,也没有收到丝毫实质上的关心。为了孩子,刘沅颖最终妥协,跟随丈夫去南方,却最终因为婆媳关系紧张,身体又染了病,仅38岁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弥留之际,刘沅颖把丈夫叫到身边,只留下一句依依不舍的表白“愿教无病相从地下”。不知道后来一个人孤独走完余生的徐枕亚,有没有一点明白,在一段感情中,自甘堕落,其实也是一种辜负。
4.
一个看了小说,就爱上写书的作者;一个看了电影,就爱上拍电影的导演(据说)。文艺女青年追起爱来,从来都是一往无前的。不过,论彪悍生猛,现在的女文青或许不及她们的民国前辈们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可要论起聪明,恐怕什么丁玲张爱玲加在一起也未必能敌。
毕竟,洱海边手拉手散步,小别墅喝洋酒聊人生过往,兜兜转转,三生三世,或许不过是为了一个十万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