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发新帖

朋友圈里假装着和李敖霍金很熟

时间:2018-3-21 15:44 0 2618 | 复制链接 |

我没有读完《时间简史》,也没有看过《北京法源寺》。但这一点也不影响我缅怀两个有趣灵魂的逝去。这就像我从不曾拥有钻石,但很知道它的珍贵一样。


要不是他们的去世,我都不知道身边那些只知道钻营和谈钱的人竟然都这么有文化,高逼格。怎么看,这上千万人同时刷屏的样子,都像与霍金和李敖是亲生的。这些字里行间透出的悲痛,1分13秒的《哀乐》根本无法承载他们的哀思,必须得设成手机铃声才够表达他们的诚意。

对于霍金和李敖的去世,除了敬仰,我没有震惊、惋惜、哀怨、痛苦……更没有假装的震惊、惋惜、哀怨、痛苦……因为我们真的不熟。

la.jpg

李敖说,中国知识分子有五种病:

拙于谋生,急于用世,昧于尽忠,淆于真知,疏于自省。

对照看来,那些在朋友圈缅怀得最歇斯底里的,大多是这样的人呢!真不知这是李敖的悲哀,还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李敖一生都在践行的一句话就是:别人都骂人是王八蛋,可我有一个本领,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

不得不服气,他这次用死证明了上千万个王八蛋。

装逼这种独特气质,在正常湿度温度之下,它呈无色无臭状,但当类似于霍金,李敖逝世这样的催化剂出现时,它就会像脚气一样——一个传染俩,成几何级爆发成一次装逼的狂欢。

当你知道,在2016年,我国人均阅读只有7.86本书时,就特别能够理解这样狂欢的原力来自何方。无非是无知遇到了虚荣,无脑邂逅了媚俗,这时的人就像人格喝醉了,默认现在无论干了什么失格的勾当,全属于酒后乱性,天亮了都可以抵赖得干干净净。

所以,那种肆无忌惮的刷屏无非是某些人的精神出走,不要说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甚至几天后他都不记得自己这么做过,一个个装扮成上了脚气膏后光洁无暇的样子。但只要一点点诱因,他们便又会长出水泡,破起皮来。

不信?

我们总会遇到谈事过程中盘道的,你这只要说出个名字,便总会有那么几个人会说“哦……他啊!我们很熟……”要你有心,事后去问问事主,“XXX,你认识吗?”

能得到“他啊,认识,不熟”的回复,XXX都可算是个正直的人儿了。

这就是典型的“笨人的可怕之处不在其笨,而在其自作聪明。”

和菜头在霍金死了之后发了条微博:

如果说理论物理学家霍金的逝世当真带走了一个时代,那么,俄罗斯的科涅瓦洛夫、美国的波特曼兄弟、法国的热内加、日本的吉野真太、澳大利亚的法库里加等等这些人,他们又算什么?留守着一个荒废了的时代?在理论物理学的后场倒脚等待终场哨声吹响?

然后有人评论说:

因为这些人不够特殊,没有像爱因斯坦那样超顶尖的才华,也没有像霍金这样残缺。

菜头回复说:

不,这些人非常特殊,因为他们都是我刚刚瞎编出来的名字。你看,其实你除了霍金之外根本不知道几个物理学家,但你却讨论得很生动很投入的样子。

无独有偶的是,郑渊洁曾经发过一篇微博:

86年我参加一个作家笔会。作家们谈自己看过什么书。一人说完一俄罗斯作家的书后问我“你看过?”我摇头。她大惊“你连他的书都没看过怎么写作?”轮到我发言时,我瞎编了一个名字。我说最近在看库斯卡亚的书特受启发,你们看过吗?70%的人点头,我说这个名字是我瞎编的。从此再也没有参加作家笔会。

这大抵就是人性中最滑稽的部分——越是空洞的灵魂,越爱给自己加戏。

在无比尴尬中看着他们表演,觉得自己好孤僻啊。有种混在裸奔的人潮中,我却穿着衣服,反而难为情起来的羞涩——这世界已经表脸到这个程度了?

对于这些人,讨厌是讨厌到了极点,却也无奈到了极点。各种践踏公德的显性道德低下,我们尚且没有办法,装逼这种隐性的人格缺陷又能怎样?

幸好李敖说:

一个人要做到哪些才不算白活:喜欢你喜欢的,打败你不喜欢的,活过你讨厌的!

无奈中还有还有人说这样的话给予鼓舞;还有和菜头、郑渊洁教给我们一些办法——要么揭露他们,要么远离他们。


作者 历史荣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