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发新帖

四十那年,峨眉山巅

时间:7 天前 1 254 | 复制链接 |
四十那年,峨眉山巅
  题记:近日,朋友圈好友群被一篇文章刷了屏,曰《十六那年,风陵渡口》,不禁也让我忆起往昔少年旧事。遥想当年初读《射雕》三部曲的时候,我亦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少年心性,不免总爱强说愁,越是磨难重重,越是觉得方显难得。彼时,心中所愿,既是书中爱得死去活来的人们,历经千难万险后,都能成了眷属,心中所信,亦是必当如此才是正理。如今,想来虽是幼稚,倒也自有一份天真的可爱。哪一颗年轻的心,没有这样的傻过呢?然而,今时今日,再回头去看,却也不得不说,这从小说中懵懂而生的情爱之心,有着太多世间的执,却少了那原初本真的慧。因而,再见好友中唏嘘感慨者甚众,竟也忍不住动笔,来写写郭襄,只为证得同一个故事却完全可能存在不同的解读。至于你如何去看,就完全看自己的选择了。
  (一)天之骄女
  郭氏小女,名襄,取自父母誓死保卫的故城襄阳,人称“小东邪”。
  回顾金庸群钗谱,我亦觉得襄儿绝对是金大侠心中所最偏爱的那一个,再没有一人是带着如此多的光环而生。
  一出生,郭襄既已得了父亲郭靖的“仁”,得了母亲黄蓉的“颖”,得了外祖母冯蘅的“颜”,更得了外祖父黄药师的“灵”。而回顾那段小婴儿郭襄历险记,虽有险,却无灾,她喝豹奶饮蜂浆,如饮母亲乳汁,见仇敌遇恶人,都似寻常,此番气度,不能说不为奇。这样的小郭襄在与杨龙、李莫愁甚至裘千仞的几番相处中,都不但化险为夷,让杨龙相惜,甚至还柔软了李莫愁冰寒冷漠的心,打破了裘千仞疯狂刚硬的壳,度化他升起了了脱尘世的意。而此番奇遇,又使得小郭襄与几位抚育者的命运各自交错,得了他们各自的照拂,得了他们各自的慧根,却某种程度上也得了他们各自的根由,亦可说小郭襄日后种种尘世凡情的苦恼,都自此埋下了伏笔。那就是杨过的“真”与“逆”,小龙女的“慧”与“独”,李莫愁的“冷”与“情”,裘千仞的“了”与“入”。至此,郭襄一生之命运,都已写入其中。
  这样的小郭襄,自出生可谓已经聚天地灵气于一身。而靖蓉中年得女,又屡经艰险,方得周全养于身侧。故二人对其自然宠爱有加,然,经年教训后,又已充分吸取了郭芙教育失败的经验,却不过度溺爱。因而,郭襄从出生到成长的整个过程中,可谓都是带着满满的各种关爱的,正是真正的天之骄女。
  (二)情之所至
  悲悲戚戚,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不是郭襄的性格,更不是郭襄的命运。在郭襄的生命底色里,写满了对爱的信任,对生命的热情,对人的赤诚,这才是我觉得她游历半世,终生未嫁,中年了悟,开宗立派的根本。
  一直觉得,相比于《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始终有种阴冷而压抑的气息徘徊在整个故事的上空。直至十六年后,长至少女的郭襄再次出场,方才一扫阴霾,云开夜明,霁月光风。这样的小女儿如一缕春日里的风,清新而温暖,沁凉又甘醇,叫人如何不爱?然而,她偏偏遇到了杨过,人非木石,岂能无情,何况是如同春天般的少女,遇到了梦中的英雄?这是她的劫,也是她的缘。
  是夜,华山之巅,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杨龙携手并肩而去,郭襄双眼朦胧,泪珠滚烫。当年读至此处,虽是少年难懂愁滋味,却心下也不禁五味杂陈。武侠爱情的世界,自此不再圆满。有一丝怅然,一丝恍然,一丝了然,在幼嫩的心中升起。原来,那些很好很好的人,却也并不一定能得到所爱之人的爱,更何况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更是奢愿了。而这个得不到,却偏偏没有怨也没有恨,没有薄情也没有寡义,只是阴错阳差,命运交会里不得不面对的尘世无常中的最常见。原来,哪怕生为天之骄女,亦有无奈之时。
  可郭襄,不是陆无双,不是程英,更不是公孙绿萼。一见杨过误终身,不如不遇倾城色,从来不是小东邪的戏码。风陵渡口相遇的刹那心动,三枚金针的情愫暗涌,十六岁生辰日的烟花绚烂,黑沼遇灵狐的携手进退,绝情谷纵身一跃刹那相偎的温暖,是郭襄抹不去的回忆。然而,小东邪的心,如同水晶,晶莹剔透,却不是玻璃,脆弱易碎。情深处,她最多慨叹一下,如果自己早生了几年杨过先遇到自己该多好。感叹过后,她还是那个洒脱随性的小东邪。她会笑笑地对小龙女说,杨大嫂,你真美。然后,拉着小龙女的手,一起游山玩水。她爱杨过,人人都知道,可是,其实她也爱小龙女,人们却并不信。他们都喂养过她,抚育过她,他们对她像是另一重意义上的父母。在郭襄的心中有两重爱情的模式,她父母是一重,两人是一生风雨同舟,以己身之力肩负家国命运的伉俪。显然,这并不符合小东邪的个性,她敬仰却不向往。而杨过与小龙女潇洒不羁的爱情,才是她心中爱情的典范。所以,她从不曾嫉恨过小龙女,她爱他,她也爱他们,甚至,更确切的说,她是爱他们的爱情。她发自内心的愿他们能美满。
  郭襄不是个喜欢编故事的人,她最可爱之处,恰恰在她的真实自然。她追寻,她游历,却并不会为此自苦自怜自艾。她的爱,一生爱得大大方方,不扭捏不隐藏,却又发乎情止乎礼,尊重别人的选择与情感,这是她自父母处得来的教养与天生的心量。而她的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该在也还是在的。不能在一起又如何?难道不能在一起就不爱了吗?那这爱还是爱吗?这股子劲头,得了李莫愁的情执,可却又不同于李莫愁的情执。她的执着,不是为了得到,也没有愤恨,而只是喜欢,爱,这内心的触动没变,那就尊重这个没有变。这个道理在她的眼里是如此的简单,天经地义,遇到她的人,也都觉得这是自然。
  如果为了别人眼里的安稳幸福去改变自己的心意,如果为了迎合父母的期待,如同自己的姐姐或者弟弟一般去生活,在她恐怕才觉得那是更大的执着呢,她根本不曾那么想过。至此,她得了杨过的叛逆不羁,随性自在。然而,又还是不同,她多了份与世人的相容和对世间的信任,无论江湖草莽,还是贩夫走卒,她都可以敞开心与人成为至交好友。可偏偏她又深知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该聚处聚,该散处散,何足道也好,张君宝也罢,或那一窟鬼,或那逝去的老僧,过去的,便如过眼云烟,这却又得了李莫愁的冷静果决,当断则断。她骑着青驴,从这座山,走到那座山,疏离却不冷漠,热情却不沾染,单独却不孤独。她得了小龙女静守安宁的智慧,却没有落入她的孤立无援。
  遇到杨过许是郭襄的情劫,可若无此一劫,骄女就只能是骄女与娇女,世间不但会少了峨眉女侠的几多传奇,更不会有后来的仰天长笑,涕泪交加,了脱尘缘。所以,她得了裘千仞入世的烦恼,却未曾真正被烦恼羁绊,她的了悟是生命路上的自然而然。至此,郭襄不但得了几位抚育者的慧根,更超越了他们的慧根,真正走向了自己的人生。
  (三)世之无常
  有人说,郭襄一生的美好与幸福,都随着十六岁的烟花而绽放了。我却以为并非如此,十六岁的烟花如同序幕,打开了郭襄人生的剧本,之后的情动,追寻,游历,都不过是经由爱情的启蒙而展开的一场对生命的探索之旅。
  此后的二十四年里,她经历过终南山古墓长闭,万花坳花落无声,绝情谷空山寂寂,风陵渡凝月冥冥的天涯思君不能忘;也经历了仗剑江湖的种种奇遇,有过很多生命的光芒互相交会过的朋友。然而,这并不是全部,后来,她亦经历过襄阳城破,父母双亡,兄弟惨死,帮派凋零,家传武功遗失种种人间悲剧,从此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而这段时间,也恰恰是金庸略去的那些年。
  我不知道,金大侠选择对此缄默是否是出于对郭襄的偏爱而不忍去写。国破家亡,亲友尽数丧命,这种打击对任何人来说,都可谓是致命的。如果婴儿郭襄不曾被掳走,如果少女郭襄不曾遭遇情殇,她就不会离开家独自游历。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小郭襄,顺利的长大,跟姐姐一样的经由家族挑选择一良人而嫁,那么,此时的她未必能挑得起这幅重担。也许,她早已随家人战死;也许,她会侥幸逃出,也别无它法;又也许,她会从此被激发偏执的一面而充满报复心理?... ...一切都无法假设,世界上也没有如果。郭襄已经是这样的一个郭襄了,她是小东邪,她拿起了倚天剑,戴上了玄铁指环,肩负着靖蓉二人的一半传承再次踏上了旅途。这一次,她将无家可归,亦要在无处可去中寻一个去处,方能不负父母的嘱托。
  尽管,金大侠的一支笔错过了郭襄那最艰难的人生历程,从少室山少女芳仪倾倒昆仑三圣,少林寺小东邪气度感染一大一小两僧诚心以待,直接就切换到了峨眉金顶,接着就变成了他人口中的传说。这也让很多人相信,郭襄的一生就是为爱情而活,甚至是为追随杨过的脚步而活。然而,郭襄的一生却的的确确经历过那些惨痛的失去,那些凄苦的风雨,那些漂泊的伶仃,那些独自坚持的磨难。那么她的生命中,就不会只有爱情,她心心念念的就不会只是杨过。否则,也许她会寻一处安身立命之所在相思中终老,却不会来到峨眉山巅,开创了与武当少林几乎齐名的一派武学传承。
  那么,在那些无常里,她想到了什么?支持她的又是什么?我想,那仍旧是她内心深处的对爱的信任,对生命的热情以及对人的赤诚,无论经历了什么,她总是相信的。而经历过这些年游历的打磨,她的至真至纯里,又增添了许多人性的厚度。无论是李莫愁的冷酷决断,还是小龙女的清净安宁,或者是杨过的潇洒不羁,甚至裘千仞的跳脱出离,都成了此刻帮助郭襄度过难关的智慧。而此时,即使她再想着杨龙二人,再试图去寻找他们的踪迹,恐怕更多的也早已不再是对爱情的执着,而是对仍健在亲人的思念与习惯性的情感的皈依,还有那隐藏在背后的,对那些逝去的美好年华和快乐时光的追溯。
  (四)峨眉之巅
  也许,那是夏末的一天,她骑着那头已经很老很老了的青驴,缓缓地来到峨眉山下。蹄声哒哒,她的青衣也染上了些许尘土。前面是个茶摊的凉棚吗?那就姑且在山下歇歇吧。她轻轻拍拍驴子那有些沉重疲惫的脑袋,牵着把缰绳系在树下。小二拂去桌上的杂物,她笑着点头坐了下来。
  却见不远处桌旁,一个老迈的说书人,啜了口茶,捋着灰白的胡子,张开嘴准备接着讲故事了。她又笑了,想起小时候自己是特别爱听故事的。那一次,风陵渡口就是有人说到了神雕侠的故事啊。如今,他们却是在哪里呢?也许,这是自己在这世上最后的牵挂了吧。
  老人的话,却打断了她的思绪,话说有两条鱼... ...她想,这是个鱼的故事吗?老人继续说,它们啊生活在一条河里,有一年大旱啊,河水都要干了,两条鱼呢没来得及游到别处,就困在了一个浅水洼里,烈日晒着,洼里的水很快就干了,这两条鱼想活下去,就只能相互把自己嘴里的泡沫喂到对方嘴里,努力的熬着等待着雨水来的时候能回到河里。人们常说相濡以沫,相濡以沫,却不知道这样是相濡以沫的苦啊。她似有所悟,忍不住问,后来呢?后来啊,雨水总是还会来的,两条鱼跟着雨水的冲刷拼命的游回到了河里。那水是那么的广阔,它们都很开心,终于活下来了,它们游啊游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失去彼此的消息,蓦然回头找,才发现对方不见了。可是自己已经在这片不同的天地里了,于是,摆摆尾巴,也就各自散了。这就是相忘于江湖了。说完,老人抬头环顾这个小小的茶摊,似笑非笑看着她,相濡以沫,还是相忘于江湖呢?
  那一刻,她笑了,心中那牵扯数十载的挂碍散去,如同拨云见日。泪又几乎同时夺眶而出,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她竟到此时才领悟其真意。她起身对老人稽首行礼,牵起青驴,稳步走向了耸入云霄的峨眉山。就是这里了。
  傍晚,峨眉山巅。
  青驴在侧。
  青衫女子,倚天而立。
  仆仆风尘遮住了她脸上的光华,却掩不住那依旧清澈明净的眼。
  霞蒸霞蔚,云舒云卷,这黄昏绽放在天边,一如记忆中的烟花般绚烂。刹那间,汇聚;刹那间,又走远。风云流转,在记忆里层层叠叠的重合又蔓延。烟花化作云霞再次开放,霞光又终成云烟袅袅散去。一样的璀璨,又一样的消散。
  暮色将至。
  可是,它们真的是一样的吗?她问。
  她眺望天边,又凝眸眼前。这雾霭,这山岚,这层峦叠嶂,这滴翠流芳,是否已经历过了千百年?而千百年前,是否也有人静立于此?那人的目之所及,会不一样吗?她又问。
  这世间,什么在变,什么又不曾改变?
  相濡以沫如何?
  相忘于江湖又如何?
  她,轻笑,拂袖转身,已是女冠束发,隐隐有庄严之态。
  也许是片刻,也许是许久,那身影终于飘然隐入了峨眉苍茫的暮色中。
  情花在烈火中焚毁,龙女花开遍了山崖,那段故事属于他和她,已经结束。
  四十那年,峨眉山巅。历经风霜的生命如同红叶,却正散发着属于自己的一季芳华。
  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文 慕棉)
  转载自:鲸基网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o 禁闻视频 t.cn/RxBCc6t 官员们背后大多有《红楼》,官二代富二代大多已《西游》,地方政府正在上演《三国》,老百姓们只能酝酿着《水浒》,不愧为中国“四大名著”演义历史现实  发表于 6 天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1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